• 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29岁MIT博士小姐姐努力6年 “洗”出第一张黑洞照片

    2019-04-11 14:33:08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量子位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黑洞栗 郭一璞 

      来源:量子位(ID:QbitAI)

      人类第一次看到黑洞照片之后,一名小姐姐的照片也跟着刷了屏。

      她激动得十指交叉,身边的电脑屏幕上,黑洞的样子模糊显现出来,一行行代码在旁边滚动。

      在Facebook上发出这张照片时,小姐姐说:

      看着我做的第一张黑洞照片一点点“洗”出来,真是不可思议。

      “我做的第一张黑洞照片?#20445;?/strong>

      对,全人类看到的第一张黑洞照片,就是她“做”的。

      这位小姐姐名叫Katie Bouman (凯蒂 · 布曼) ,今年29岁。她带领算法团队“洗”出了这张照片,也成了第一批“看到”黑洞的人类之一。

      人类“拍”到的第一张黑洞照片,并不是像我们拿手机拍照那样,点下屏幕就好,而是需要分布在全球各地的许多天文望远镜在同一时间“按下快门?#20445;?#35760;录无线电数据。

      然后,再依靠机器学习算法,把数据拼到一起,重建出图像。而这个“洗照片”的任务,就是凯蒂在MIT读博时做的项目。

      搞定半吨硬盘

      六年前,凯蒂开始了她在MIT CSAIL的博士生?#27169;?#24819;要研究“如何看见或者测量肉眼看不见的东西?#20445;?#40657;洞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研究对象了。因此,她加入了EHT(事件视界望远镜)团队。

      凯蒂的本科读的密歇根大学的电气工程,硕士读的是MIT的电气工程?#22270;?#31639;机科学专业,可以说,对于天文方面,她当时一窍不通。

      就这样,她开始研究“把多台天文望远镜获得的数据合成一张黑洞照片”的算法。

      一搞就是三年的秘密工作。在2016年之前,这个项目一直是保密的,小姐姐研?#31354;?#20040;激动人心的项目,却憋着不能说,连自己的家人都没告诉。

      而且直到2017年6月,凯蒂的算法才终于可以开始实战。她收到了一堆装着黑洞观测数据的硬盘:

      这些硬盘足有半吨,从世界各地用飞机运来。数量之大,甚至让人联想到1969年玛格丽特·?#22909;?#23572;顿为阿波罗11号登月而准备的一人高的代码。

      这些硬盘中的数据,来自智利、夏威夷、南极洲、亚利桑那、西班牙、墨西哥六个地方的一共八台天文望远镜。

      天文望远镜获取的数据量非常大,一晚上就能收集到2PB(约2000TB)。如此庞大的数据难以用网络传输,必须装?#25509;?#30424;里,空?#35828;組IT。

      而且,这半吨硬盘里的数据不仅仅是黑洞,还包含天空中的各?#25351;?#26434;、凌?#19994;?#25968;据,凯蒂要?#31354;?#20123;数据,拼出一张完整的黑洞写真。

      本来,根据射电望远镜数据还原天体图像需要人类天文学家参与。他们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将?#19978;?#31639;法指引到他们认为正确的方向。

      ?#27426;?#38754;对PB级稀疏、嘈杂的数据,想靠人力从中找出图像太难了。于是,他们使用了机器学习方法。

      虽然这支团队已经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构建算法,在合成数据上实验,但直?#25509;?#20102;这些硬盘,他们?#25293;?#30495;正知?#28010;?#20204;的算法,是不是真的能捕捉到不可见的黑洞。

      这项任务究竟什么样?

      就好比,你把一颗鹅卵石扔进池塘,却还想看到它的样子。

      一石激起的涟漪

      入水的?#24067;洌?#30707;子会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只要这些涟漪,就算石子沉到水下,也依然可以通过算法重现它的模样。

      黑洞,就像是这颗已经看不见的鹅卵石。

      不同的望远镜收到的?#28966;?#26080;线电波相遇,就起了涟漪,学名叫做“干涉”。

      而凯蒂提出的CHIRP算法,便是依靠干涉来重建黑洞的。

      具体来说,从银河?#34892;?#20256;来的无线电信号,到达两台望远镜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干涉也是这样发生的。

      所以说,重建黑洞照片,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差。

      可是,地球有厚重的大气层保护着,无线电波穿过大气层的时候,速度会变慢,时间的测定也就不够准确了。

      所以,小姐姐想出了一种机智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每一个测量值,都是三台望远镜 (不是两台) 相乘的结果,大气带来的误差就能相互抵消了。

      这样一来,算法有了,团队便开始“冲洗”黑洞的照片了。

      一洗就是两年

      半吨硬盘的数据量处理起来,工程量还是太大了。

      洗照片的过程中,一度有四个团队同时工作,每个团队负责分析一部分数据。

      原本预计一年洗好的照片,花了两年时间才让世界看到。

      除了耗时之外,小姐姐也说过,团队就是一口大锅,里面有天文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工程师……如果不是这样,也不可能完成这个从前看来不可能的任务。

      而她的工作,是在照片终于合成成功并公布之后,凯蒂终于可以告诉全世界,合成第一张黑洞照片的意义:

      这是我们了解黑洞的一个窗口,从这里开始,我们验证?#23435;?#20204;的物理规律。虽然我们已经靠理论推断出黑洞的样子,但只有亲眼所见?#25293;?#39564;证,因此,看到黑洞图像也是巨大的科学进步。

      现在,凯蒂早已博士毕业,继续在MIT的EHT项目做了一段时间的博士后之后,即将成为加州理工大学的助理教授。

      庞大的团队

      除了凯蒂之外,整个团队还有很多人,他们来自各?#25351;?#26679;的领域。

      凯蒂在2017年的TED演讲中分享了团队的核心成员名单,包括:

      Sheperd Doeleman

      哈佛大学黑洞计划观测助理主任

      Andrew Chael

      哈佛大学黑洞计划研?#21487;?/p>

      Lindy Blackburn

      哈佛大学黑洞计划射电天文学家

      Michael Johnson

      哈佛 - 史密森尼天体物理?#34892;?#30740;究员

      Katherine Rosenfeld

      哈佛 - 史密森尼天体物理?#34892;?#30740;究员

      Hotaka Shiokawa

      哈佛 - 史密森尼天体物理?#34892;?#21338;士后

      William T. Freeman

      MIT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教授

      Vincent Fish

      MIT Haystack天文台研究科学家

      Kazumori Akiyama

      MIT Haystack天文台博士后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黑龙江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