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吴晓波,媒体人的发财致富样本分析

    2019-04-24 08:55:2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盖饭人物ThePeople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周炜皓

      编辑/伍矛

      来源:盖?#22266;?#20889;工作室(ID:gffeature)

      2010年7月6日下午,无数中学生们聚集在全国各地的报刊亭前,他们要买一本新出的杂志。

      虽说是杂志,但它看上去却厚实得像本书。封面的牛皮纸质地良好,下方密密麻麻挤着作者姓名,右上角高高挂着三个字——《独唱团》。文章作者可谓群星云集:有当时仍?#19978;?#21644;这个世界谈谈的韩寒、还在主持康熙的蔡康永、没开始做锤子的罗永浩,以及还在南方都市报杂志部担任编辑的咪蒙。

      那时咪蒙写的还多是些解构历史人物的文章。譬如发在《独唱团》里的那篇《好疼的金圣叹》,用网络热词和现代的文化符号作皮,仿佛写活了一个“16世纪的精神先锋?#34180;?/p>

      这本一开售?#32479;?#19978;销量冠军宝座的杂志却很快被叫停。它曾经散发的光芒,像黄昏时分刺眼的夕阳一样短暂。转?#24067;洌?#32440;媒行业便步入漆黑长夜。

      后来韩寒开办电子杂志,蔡康永参加奇葩说,罗永浩做起情怀手机。至于咪蒙,也放下了文人架子,开始创作《致贱人》、《致Low逼》,朝着财务自由之路一骑绝尘。

      但事实上,财经记者出身的吴晓波?#26085;?#20123;人更早嗅到时代风向——网络改变了阅读习惯,他要在书本之外开创新的平台。在咪蒙刚开始做公众号时,吴晓波早就有?#23435;?#23450;的用户群;后来咪蒙试着卖课,而吴晓波已经领先一步,在知识付费领域大肆圈地。

      2019年3月31日,咪蒙黯然宣布解散她的自媒体团队,但这一天对吴晓波而言却曼妙无?#21462;?#20840;通教育打算用15亿收购他的公司和“吴晓波频道?#38381;?#19968;IP。

      你看,跑得快的不止有香港记者。

      Part 1

      黯然失意

      1999年,吴晓波以50万买下的小岛,如今已价?#30331;?#19975;,同一年,马化腾用50万办了腾讯,马云用50万办了阿里

      2010年,吴晓波陷入了麻烦。

      ?#26174;?#32463;济学家吴敬琏80岁寿辰前,他匆匆炮制了一本《吴敬琏传》——本意或许是想当份添彩头的贺礼博老爷子一乐,却不?#20808;?#26469;给吴敬琏当过9年助理的柳红一纸诉状。柳?#28828;?#35785;吴晓波抄袭她的《吴敬琏评传》,甚至还抄出十几处时间错乱、数据有误的硬伤。

      吴晓波着急上火,头发也白了,因为自己肝不好又有神经衰弱,以至于总是夜不成寐。早前,他常把“大不了你跟我打官司,我拿一套房子给你干掉”挂在嘴边——从1998年国务?#21644;?#34892;深化房改以后,吴晓波就一直按一年一套房的频率在购置房产,甚至还在千岛湖买了个岛,种起4000多棵杨梅树。

      大话总归是容易说。可真到了对簿公堂,就是另外一码事了,吴晓波终日陷于焦虑之中,只好拿出“作家的创作自由”之类的冠冕为自己辩护。柳红对这套说辞深感不屑:只用20个小时的事主个人采访,短短三个月就?#39029;?#19968;本传记作品,主体内容只靠大量抄袭,“实为羞耻之事”啊。

      柳红的指责当然不无道理,但关键是看以一个怎样的道德水平来衡量:靠搜集二手资料洗稿、短时间快速成稿的写作方式,恐怕是如今绝大多数自媒体“新闻”从业者的标配。

      吴晓波呢,好歹还有20个小时的事主采访,近乎洗稿界的业界良心了。

      那时,方舟?#27704;?#24072;还没有得罪带鱼养殖专家周小平,所以也便没来得及被一夜之间全网封杀。他把2011年的第一篇打假文章献给了吴晓波——《吴晓波抄没抄,小学生都知道》。在这篇文章里,方舟子直接为吴晓波定性,还说问题已经不是抄没抄,而是“抄了多少,情节有多恶劣?#34180;?/p>

      在一边倒的声讨之下,吴晓波自己都觉得“怎?#21019;?#25105;都是死?#34180;?#20294;看似无法理解却又理所当然的是,到2011年末案件宣判时,柳红输了。

      法官给出的理由是,著作权法不保护事实和思想,只保护表达。换句话说,只要文字洗得干净,就可以免脱诉累,郭敬明和于正老师都是个中典型。柳红当然不?#24066;模?#22905;觉得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律要能给出一个清晰的判定抄袭的边界。

      并且,在吴晓波公开道歉以前,每年都要写一篇文章?#22336;?#19968;次。

      只是这种事并不能给吴晓波造成太多困扰。他成功度过危机,转过头继续给企业?#21019;?#35760;,几年后回首往事,吴晓波仍旧不认为当初自己有什?#21019;恚?#21482;是说:人在年轻的时候“受一点委屈”特别好,不然也?#35805;?#27861;心态那么平和。

      Part 2

      时代风口

      2016年,吴晓波(右)与师?#32456;?#21147;奋(左)一同重游复旦。张力奋曾经忧心忡忡地表示,自从社交媒体兴盛后,全球都已经进入“假新闻时代?#20445;?#26032;闻机构越发脆弱、不适,新闻专业主义则逐渐弱化。他认为媒体人理应更勤奋、更专业

      2012年,腾讯和奇虎360的3Q大战打至半场。战况已经从两?#22812;局?#38388;的隔空?#26376;睢?#20114;封转向法律诉讼。还没有发财的罗振宇当时在腾讯当公关?#23435;剩?#20182;向马化腾进言:腾讯需要重塑?#25918;?#24418;象,不如把吴晓波找来,为腾讯作个传。

      马化腾准了。

      罗振宇与吴晓波早有渊源,两个人在外形上差距甚大,在一起合影,几乎可以?#39057;?#19978;?#36866;?#30456;间。

      起初,第一财经要根据吴晓波写的?#37117;?#33633;三十年?#25918;?#19968;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26700;?#32426;录片,就找了罗振宇去担任总策划。

      纪录片项目在2008年5月份启动,吴晓波列出一张长长的单子,上面是100多个他在书里着重着墨的企业家。但柳传志早已不是那个在中关村蹬着自行车摆地摊的落魄中年,王石也不再是在华南的三?#21497;?#27969;里厮混的?#26263;挂保?#39532;化腾有了腾讯后,更是如日中天。

      书中出现的人物,几乎没有哪个能轻易接触到。

      会议室里,策划团队望着紧紧巴巴200多万的预算费用哈气。要不然怎么说罗振宇机灵呢,他?#20102;?#29255;刻,晃了晃圆圆的?#28304;?#35273;得倒不如干脆当事人一个不请,只做外围采访。?#28909;?#20070;里写的海尔创始人张瑞敏有让生产残次品的员工?#36164;?#30776;烂有问题的冰箱这一?#21361;?#37027;“我们就把报?#28010;?#30776;冰箱的第一个记者?#22812;?#26469;”嘛。

      剧组按这个思路清奇的提议开始拍摄,两个多月的时间,采访了300多个相关人员。一些知名企业家,就算有机会去接触,也被剧组有意绕开。没想到起初的无奈之举反而插柳成荫,片子反响颇佳,这几乎抱回了那年国内所有新闻纪录片大奖。

      吴晓波曾为?#24605;?#21160;不已,直夸罗振宇提了天才般的主意,“它把拦在眼前的难题都变成了马奇诺?#32769;擼?#19968;旦绕开,豁然一马平川?#34180;?/p>

      几年后再聚首,两人互相关怀起近况:吴晓波刚刚摆脱和柳红的官司,还守着他的蓝狮子传媒,在愈发寒冷的出版业里艰难行军。而此时的罗振宇已经开始“罗辑思维?#20445;?#25343;了顺为资本几百万天使轮投资,?#26041;?#33258;媒体行业的先锋军里。

      两相比较,吴晓波当然是惨了很多。但罗振宇的一句“吴晓波三个字可比蓝狮子?#30331;?#24471;多”却马上让吴晓波如同醍醐灌顶。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用户的信息获取习惯已然改变,传统媒体风雨飘摇,主营业务不再增长,天花板向着从业者们压下来。与其留在行业里?#20154;潰?#19981;如主动求变。

      2014年5月,在停掉纸媒和门户网站上的专栏后,“吴晓波频道”横空出世。第一篇文章《骑在新世界的背上》里,吴晓波把自?#22909;?#20889;成一个与恶龙相抗、立誓要驯服对方的?#29575;俊?#20973;借著名财经作家的人气,他短短一个月就聚拢了20多万粉丝。一年后,这个数?#22336;?#20102;四倍。

      吴晓波这才开始自信起来。他甚至觉得自媒体也不过如此,“就是将FT中文网的专栏搬过来?#34180;?/p>

      不过世事难料,在粉?#30475;?#21040;了300万以后,用户开?#21152;?#28857;不买吴老师的账了。根据最新的数据,2017年和2018两年,晓波频道年均掉粉50万。吴晓波不得不花钱买了42万粉。

      只是,买的粉很快?#20540;?#20102;一半。

      Part 3

      ?#27704;?#26032;闻业       

      ?#21422;?#24320;始内容创业后,他和吴晓波联合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等人一起创办了大头帮频道

      FT中文网前总编张力奋是吴晓波复旦新闻系的师兄,他曾经问过吴晓波一句话:“你现在离商业到底有多远?”

      此前,两人曾合作过七年,在FT中文网成立之初,张力奋就把吴晓波招揽过去当专栏作家。吴晓波投身自媒体行业后,张力奋觉察到中国媒体生态的转型与剧变,回到复旦做新媒体冲击的相关研究。

      当初一起进入新闻行业的复旦人,许多都走了和吴晓波相似的路。曾经写出邱三篇、一句“我心澎?#28909;?#26152;”勾起无数媒体人热泪的邱兵从澎湃新闻离职,转行做起梨视频。进过解放日报、出掌过文新集团的胡劲军文而优则仕,担任上海市宣传部副部长。

      一手创办第一财经日报的?#21422;?#20063;出走,在同班同学吴晓波的?#25954;?#19979;,投身自媒体创业大潮。

      2015年,主打高端访问、定位面向社会精英的?#25170;厮放?#21451;圈”上线。?#27426;?#27492;时自媒体红利期已趋近?#37319;?#36825;个节目并没能复制吴晓波式的成功。团队本想?#20204;厮?#21644;漂亮的小姑娘一起采访,创造一些鲜活的传播点出来,但这个提议也被看重体面的?#21422;?#21542;决,他还是想“更独立?#32479;?#28982;一些?#34180;?/p>

      与做派老旧的同学相比,吴晓波就更懂得因?#35780;?#23548;,在商业化方面更加成功,便似是理所当然。他凭借着强大的个人IP参与演讲、直播等各种商业活动,从各个平台?#26174;?#28304;不断地给公众号导流。继而做起电商,在公众号上带货卖起茶叶、食物、日用品。

      昔日种在小岛上的杨梅,如今也有了新用途——酿酒。吴晓波推出了一款“吴酒?#20445;?#36824;?#19994;絇2P金融平台贝米钱包合作,广告词写得颇为动人: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其余的交给贝米钱包?#34180;?/strong>

      可惜领导和大V都是靠不住的,在2018年的爆雷潮里,贝米钱包也倒下了。5.4万受害者群情激奋,要求为贝米钱包站台过的吴晓波和罗振宇道?#28014;?#20182;们的知识付费内容,也被和2019年初热议的传销帝国联系起来,被网友叱为“年轻人的权健?#34180;?/p>

      Part 4

      少年壮志        

    当时和吴晓波同班的60余名同学,有不少因为特殊时代原因,毕业时被分配到厂矿小报甚至街道广播站当时和吴晓波同班的60余名同学,有不少因为特殊时代原因,毕业时被分配到厂矿小报甚至街道广播站

      但吴晓波曾经是有过新闻理想的,甚至还比其他人更强烈些——他想成为新时代的李?#31456;?/p>

      上世纪80年代末,整个国家刚刚看到一丝曙光,作为中国最顶尖的几所大学之一——复旦校园里,存在主义学说开始盛行,到处都是?#33268;?#23612;采和萨特的人。大学生们本就还带着青?#28009;?#26411;尾的叛逆,在“存在先于本质”的口号下,年轻人开?#25380;炊杂?#33104;的道德,试图摆脱阻逆、自由地选择人生。

      一堂哲学公开课上,青年?#24425;?#30331;上?#34081;?#22823;声呼喊:?#21543;系?#27515;了,我们要评估一切价?#25285;?#19968;?#23633;?#30828;的都将烟消云散?#34180;?#27492;时的教室里挤满特意来旁听的学生,刚刚进入复旦的吴晓波也在其?#23567;?#36825;个场景让他受到极大?#22856;瑁?#30001;此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向。

      而阅读,理所应当地成为他求索的方式。

      考进大学以前,吴晓波的阅读生活并不丰富,甚至直到十岁才第一次接触《三国演义》这类古白话读本。之后漫长的成长时光里,陪伴他的除了教科书,就只有金庸的武侠。

      在知识仍旧被垄断的年代,复旦藏书浩繁的图书馆成了他的精神世界的起源。

      顺着书柜一排一列地横扫着过去,吴晓波像一块海绵一样疯狂汲取知识。谁都无法预料,在1986年的一个平常秋夜,一本名?#23567;独釔章?#20256;》为他打开了一扇金光熠熠的门。

      李?#31456;?#26159;美国著名的媒体人、作家和政论家。一本《政治序论》名扬天下,当时的大国领袖还认真读书,没有像现在这?#36766;潮。?#27809;事就秀肌肉或者只看福克斯电视台,所以总统西奥多·罗斯福?#25346;?#27492;书和李?#31456;?#25104;了朋友。

      传记中有一?#21361;?#20889;的是李?#31456;?#36824;在?#38142;?#20108;的时候,学校一位哲学教授特意登门拜访,为的只是当面表达对李?#31456;?#25991;章的欣赏。看到这里,吴晓波心生艳羡,他也想像李?#31456;?#37027;样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记者,同时也像李?#31456;?#19968;样名满天下。

      那段时日,吴晓波满怀理想和希?#20581;?/p>

      课堂上老师教导他们,新闻乃天下公器,让学生们当一个合格的记录者和旁观者,认真记录这个时代。晚上躺在宿舍里,年轻人们的满腔热血难?#20113;?#24687;,熄灯夜聊时畅想未来,总是?#38180;刺?#36215;钱玄同那句“人过四十就?#33945;?#22836;?#34180;?#20010;个在床榻上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到社会里闯荡一番,体验轰轰烈烈的人生。

      吴晓波把热血付诸行动的时间更早一些。他和同学胡劲军创办了一份学生会机关报,也就是后来引领高校小报风潮的《复旦人》。

      这是吴晓波人生唯一一次办报经历。胡劲军担纲主编,他任副主编,两个人从内容、版面再到拉广告,都?#20204;?#21147;亲为。那时广告便宜,第一个客户是一家眼镜店,用10元就在这份?#26696;?#26086;大学发行量最大”的报纸?#19979;?#20102;个显眼位置。

      关于《复旦人》,还有个为人乐道的故事:有一期实在找不出可以放进头条的新闻,胡劲军和吴晓波苦思冥想,恰好在课堂上,他们学到民国时期的报纸开天窗?#25346;?#22269;民党抽稿件。胡劲军一拍脑?#29275;?#22312;头条的位置画个方框,中间五个大字“本期无头条?#34180;?/p>

      这期报纸付梓后,一时间成为校内奇闻。

      Part 5

      寻找廖厂长        

    吴晓波回忆,当时让他们产生游历念头的契机是闲聊时的一个问题:“改革开放十年了,中国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同样的思路,后来也被他运用于创作之中吴晓波回忆,当时让他们产生游历念头的契机是闲聊时的一个问题:“改革开放十年了,中国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同样的思路,后来也被他运用于创作之中

      毕业前的最后半年,吴晓波和三个同学聚在一起,打算以“未来记者”的名义游历山川河岳,一?#26639;?#38761;开放后的祖国风貌。

      计划和人都?#24613;?#23436;毕,?#36947;?#30340;批复也拿到手中,唯一差的就是钱。于是四个人带着学校开的介绍信在上海走街串巷,大半个城?#20449;?#19979;来,只收获了一台相机、几件?#36335;图?#30334;块钱。

      看离目标所去甚远,他们写了封信给上海青年报,向全社会众筹差旅费。1980年代,众筹还是个新鲜?#25293;睿?#31038;会信任?#24418;?#34987;透支,?#26434;?#36825;几个“未来记者?#20445;?#36828;在湖?#19979;?#24213;经营配件厂的廖群洪伸出了援手。他唯一的要求,是让四个人考察完以后做一份报告出来。

      这趟旅程跨越了11个省?#23567;?#22312;贵州深山里,他们见过一位带着三个女儿、生活艰难的寡妇,“全家只有?#25945;?#35044;子,三姐?#23504;?#30528;穿?#34180;?#20877;往西南走,对越反击战前线的景象更加触目惊心:麻粟坡的烈士陵园旁,上千烈士遗体摆放在一道,浓厚的血?#20219;睹致?#22312;空气里。

      而与此同时,一千多公里外海南三亚的工地上,机器轰鸣声不绝于耳,车?#23601;创?#26797;,吊臂把?#32440;?#27700;泥搭建成高楼大厦,又是一副截然不同的?#27604;?#26223;象。

      结束旅程之后,那份答应要做的考察报告却迟迟没有?#27426;?#29616;。事实上,它迟到了25年——2014年,吴晓波已告别记者身份良久,开始涉足新媒体行业,他在自己的自媒体频道里发文,号召网民们帮他寻找廖群洪。

      不到一个月,某都市报的记者成功?#19994;?#24278;群洪,他在湖南生意做得不小,还是长沙市涟源商会副会长。久别重逢,在湖南4A级旅游区?#27067;?#21476;商城,廖群洪和吴晓波办了一个正式的见面仪式,吴晓波等人的考察报告也终于送到了廖群洪手上。

      廖群洪自称?#26377;?#23601;深谙“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道理,帮助几个穷学生,只是顺手为之,当年的事情,多半早就记不清了。事实证明,哪怕就连在个人事业上,他都要充满使命感地坚持“实业兴国”指导路线。

      不过,大抵是受了吴晓波改行创业的启发,爆红之后廖群洪再燃创业热情,他担任了红商汇区块链科技发展有限公?#23616;?#34892;董事。

      要说起来,区块链,?#32469;?#26159;后来衍生出来的ICO,也差不多就是科技圈的权健了。果不其然,就在吴晓波和罗振宇大力推销的贝米钱包暴雷后不久,2018年9月13日,娄底公安发布消息,红商汇因为涉嫌传销被警方依法侦查。

      公司大堂里,那块不停滚动播放廖群洪和吴晓波感人故事的大?#32842;?#38519;入了一片静默的黑暗之?#23567;?/p>

      Part 6

      理想破灭       

    吴晓波写过《?#39057;戳角?#24180;》、《跌荡一百年》、?#37117;?#33633;三十年》等书,并称中国企业史三部曲吴晓波写过《?#39057;戳角?#24180;》、《跌荡一百年》、?#37117;?#33633;三十年》等书,并称中国企业史三部曲

      “在以后的很多年里,?#20057;?#30452;?#20004;?#22312;李?#31456;?#24335;的幻觉?#23567;薄?#36825;?#27425;?#33402;的话,确实出自吴晓波之口。

      毕业前的最后一夜,即将各?#32423;?#35199;的准新闻人们聚在一处。吴晓波和好友邱兵、?#21422;?#19968;同?#24613;?#20102;音?#36136;仕?#33410;目,在一派离别的哀愁里,大家各自聊起未来的去向。三个人后来都在新闻圈里闯出了名堂。所以这个聚会级别,有点类似于互联网圈?#27704;?#30340;早年的丁磊马化腾和张朝阳喝酒吹牛聊创业。

      ?#21422;?#21518;来成为媒体传奇三南(南方周末,南风窗,南方都市报)之一南风窗主编,后来又在所有人不看好的情况下创办了第一财经;邱兵本来是文艺青年一枚,在移动互联网冲击波来临之际,别人还守着纸媒不?#29275;?#20182;就敢?#35759;?#26041;早报的主力全都调?#33050;?#28227;新闻APP上,在产品可用性相当低的情况下,靠新闻报道啃下了百万日活,为传统媒体人保住了一点面子。

      不过那会儿,三个人的前路还没有那?#36766;?#26224;。曾经带着他们一起办《复旦人》的胡劲军,早已被解放日报评论部选中;一张娃娃脸却作得一手好文章的邱兵,则即将前往文汇报;?#21422;?#25918;弃保研,想南下?#28966;?#24030;陪伴女友,苦于分配不到好的单位,只好投奔在南风窗当主编的师?#21482;炜?#39277;吃。

      吴晓波和?#21422;?#19968;样,为了爱情放弃读研的机会。只是他比?#21422;沸以?#20123;,进了新华社浙江分社工业组。

      新华社招人,惯例是从实习生里找,吴晓波把实习的时间花在游历上,本并不符合条件。幸好他阅读足够宽?#28023;?#22312;招考的时候答上一道用萨?#35759;?#26862;《经济学》出的题,这才有了机会。

      进入报社以后,曾满心壮志的吴晓波顿感无措——报社的工作清?#26657;?#21644;他一间办公室的还有两位前辈,都是鬓?#21069;?#30333;的老人。编辑部?#20154;?#20379;应不足,每天早上都得自己打好水,拎着?#20154;?#29942;去上班,等一天采访、写稿结束以后,再慢悠悠带着?#20154;?#29942;回家去。

      原来萨?#35759;?#26862;只在考试时用得上。

      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里,焦灼的感觉越发激烈,“我难道就这样拎一辈子?#20154;?#29942;?”他萌生了离开新闻行业的打算,在心?#26700;?#32473;自己定下写书、转行的计划。

      这时,远赴广州的?#21422;罰?#22240;为曾接济他的师兄病故,已经开始独当一面担?#25991;?#39118;窗主编。他又想起老同学,问吴晓波想不想给南风窗投稿?#31354;?#27491;中吴晓波下怀,为此,他还买了电脑,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写作。吴晓波在南风窗上开起专?#28014;?#22823;智大愚吴先生?#20445;?#25104;为当时新华社浙江分社一朵奇葩。

      而真正的转折要到2004年才会发生。当年,?#21422;?#24320;始筹备创立第一财经,邱兵被胡劲军提携主持东方早报。而已经在财经领域小有名气的吴晓波,则受到一家企业邀请,远赴哈佛访学,?#35805;才?#20303;在查尔?#36141;?#36793;上。

      日落时分,他独自到?#20248;?#33609;地间漫步,清缓的?#29992;?#25746;着金色的斜阳,踏上横亘?#29992;?#30340;石桥。想到李?#31456;?#21644;其他历史上的名人在年轻时都曾走过这条路,吴晓波心生好奇:“他们心里到?#33258;阢裤?#19968;些什么?”

      不知道吴晓波是否曾?#19994;焦?#31572;?#28014;?/p>

      这趟哈佛之?#23186;?#26463;后,他似乎下了决心离开新闻业。趁着出版巨头?#27492;?#26031;曼退出中国的机会,吴晓波接手财经?#25918;评?#29422;子,转?#32479;?#20026;一个财经作家和图书出版人。

      也正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当初读的那本?#29420;釔章?#20256;》是未经授权的盗版书。辗转?#19994;?#21407;作者,吴晓波用三年时间软磨硬泡,终于把这本书的中文版版权买下来,算是用自己的方式向偶像李?#31456;?#33268;了敬。

      成为自媒体创业者后,吴晓波又提起过一?#38395;?#20687;李?#31456;?#37027;时他说:“在我的生命中,李?#31456;?#24335;的梦想早已烟消云散?#34180;?/p>

      吴晓波觉得事情到这个份上,全怪中国人不读书,他自己的说法是:

      我遇到了一个没有精神生活的物质时代。财富的暴发成为人们唯一的生存?#20998;穡?#27809;有人有兴趣聆听那些虚无空洞的公共议题。

      吴晓波确实是思行合一的人,不管是被称为“年轻人的权健?#20445;?#36824;是卖身给著名的妖股公司,?#25380;?#21512;这个逻辑。

      Part 7

              

    吴晓波曾经在采访中说,自己的转型并非主动为之,而是“被时代裹挟”吴晓波曾经在采访中说,自己的转型并非主动为之,而是“被时代裹挟”

      全通教育,不炒股的人可能不了解。这个公司最早靠帮学校搭信息化平台,说直白点,就是让学校能给?#39029;?#21457;短信来沟通。

      短信没人用了,全通教育开始四处收购在线教育企业,在各家券商的大力推荐之下,2015年这个股票最高到了467.57,比当时的茅台还贵,成了股王。

      现在全通教育股价多少呢?8块左右吧。高点买入的股民,大概这辈子也难有解套的机会。

      在市值蒸发400亿的过程中,?#20064;?#21644;公司高管早早套现一波,不过并没有离场。如果再想把手里的股票套现,就需要再找几个收购对象讲故事,把散户忽?#24179;?#26469;。

      这一次,对象是2009年中国青年领袖吴晓波。

      南方人物周刊评选的2009年中国青年领袖里,有娱乐圈的陆川、孙红?#20303;?#26446;宇?#28023;?#20307;坛的?#25628;?#33805;,真正写字的,只有吴晓波。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对“领袖”一?#39318;?#20986;了解?#20572;?#25152;谓领袖,就是不?#26639;接?#32452;织结构,能靠自己的本事过上体面的生活,还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世界观。

      而这种自由表达的权力,建构于财富之上。

      用吴晓波的话说,就是:

      站也要站在富人堆里。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黑龙江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