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遭法院列入一系列被执行人 曾称纠纷已解决

暴风集团遭法院列入一系列被执行人 曾称纠纷已解决
2019年02月27日 10:50 新京报

  新京报讯(首席记者 赵毅波)新京报记者独?#19968;?#24713;,在今年1月之后,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431.SZ,以下简称“暴风集团”)近?#36213;?#27425;被北京法院列入一系列被执行人。

  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平台显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近日新增一系列被执行人信息,其中一则的立案时间是2019年2月22日,案号(2019)京0107执1251号,执行法院是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另一则被执行人信息的立案时间是2019年2月22日,案号(2019)京0107执1250号,执行法院是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案号(2019)京0107执1249号的被执行人信息的相关执行法院也是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上述新增“被执行人”信息与暴风集团此前所公告内容是否有冲突?2月26日,新京报记者就此向暴风集团发去采访提纲,目前尚未收到回复。

  暴风集团此前公告称:法院已陆续解除执行措施

  早在1月25日,新京报独家报道称,自2019年1月3日至1月11日,暴风集团悄然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

  1月24日,新京报记者向暴风集团所发采访邮件,时隔1月时间至今未收到回复。

  1月25日晚,暴风集团通过发布公告回应称,上述案件系员工与公司在离职补偿协议的具体细节上存在分歧。

  暴风集团称,近日关注?#20581;?#21271;京法院将暴风集团列入一系列被执行人名单”?#35748;?#20851;报道。对于上述报道,公司高度重视,经过对相关信息的核查,媒体报道中称“自2019年1月3日至1月11日,暴风集团悄然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系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劳动纠纷进入执行阶段,涉案金额合计69.04万元。 上述案件系员工与公司在离职补偿协议的具体细节上存在分歧,员工提起劳动仲裁。

  暴风集团表示,目前,公司正积极与员工沟通解决,法院将解除执行措施。公司一贯重视员工利益,尊重员工诉求,力求本着友好方式解决问题,但对于个别不合理的要求公司亦会正面应对,采取合法措施维护公?#32416;?#30410;。 

  1月29日,暴风集团再发公告称,经与申请人的积极沟通,暴风集团与案件申请人的劳动纠纷已解决,法院已陆续解除执行措施。

  暴风集团称其财务状?#37995;?#20581;

  今年1月30日晚,暴风集团披露2018年度?#23548;?#39044;告,预计亏损9.20亿元至9.25亿元。暴风集团表示,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公司传统业务(暴风影音)营业收入有所下降,影响本期亏损约1.7亿元。

  暴风集团?#23548;?#20111;损引发外界关注,深交所对暴风集团发去问询函称,请补充披露你公司本次拟计提资产减值的明细和金额,结合拟计提减?#24213;?#20135;的具体情况,说明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2月21日,暴风集团回复称,本期末因部分互联网电视存货型号过时,市场竞争加剧,导致市场售价下降,部?#25191;?#36135;的公允价?#23548;?#21435;处置费用后的净额有所下降,低于账面成本,导致本期计提资产减值损失6656万元。

  暴风集团表示,对减值项目进行合理估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不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从最新情况来看,暴风集团的风波仍在?#20013;?/p>

  2月24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全?#39318;?#20844;司暴风(天津)投?#20351;?#29702;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投资”)与光大浸辉投?#20351;?#29702;(上海)有限 公司(简称“光大浸辉”)共同担任普通合伙人,光大浸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上海浸鑫投?#39318;?#35810;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已临近到期日,投资项目出现风险。

  公告显示,2016年3月2日,公司、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协议,约定在浸鑫基金初步交割MPS65%股权后,根据届时?#34892;?#30340;监管规则,在合理可行的情况下,双?#25509;?#23613;合理努力尽快进行最终收?#28023;?#21407;则上最迟于初步交割完成后18个月内完成。若在符?#26174;?#23450;条件的前提下,因公司18个月内未能完成最终对MPS公司收购而造成特殊目的主体的损失需承担赔偿责任。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

  据介绍,MP&Silva是全球领先的体育媒体服务公司,核心业务是体育赛事版权的收购、管理和分销,涵盖主要国家队、俱乐部、联赛和知名赛事。

  暴风集团表示,协议签署时间为2016年3月2日,尚未成立浸鑫基金,尚未进行初步交割,公司收购存在很大不确定性,?#37995;?#32422;定原则性条款的框架性意向协议,不构成对公司的重大影响。浸鑫基金完成初步交割后,国家政策?#22270;?#31649;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对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24335;?#34892;?#32454;?#38480;制。后来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不具备?#20013;?#32463;营能力。基于上述客观原因,公司无法进行收?#28023;?#30446;前18个月收购期限已过。

  暴风集团称,目前,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39034;觶?#20174;而使?#27809;?#37329;面临较大风险。浸鑫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正积极采取境内外追偿等处置措施,以维护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因涉及多家境内、境外主体,最终确定所涉各方的相关权利、责任需要一定时间,预计损失暂无法准确估计。 

  “本公司经营管理情况一切正常,财务状?#37995;?#20581;。公司正在积极核查相关情况及其对公司的影响,并将及时披露相关后续情况”,暴风集团称。

  冯鑫曾?#27492;?#26292;风困境:大量的减负和重组

  公开资料显示,暴风集团成立于2007年1月,并于2015年在深圳创业板上市,一度成为资本市场?#25918;?#23545;象,但其后?#23548;?#20986;?#25191;?#24133;下滑,成为舆论风波?#34892;模?#32780;作为暴风?#25918;频?#21019;立者,冯鑫更是外界的关注?#27807;恪?/p>

  2月22日,新京报独家报道,暴风控股有限公司近日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冯鑫?#24230;危?#25509;任者为姜自权。新京报记者向暴风集团发去的采访提纲至今未收到回复。

  暴风集团2月24日晚回应称,暴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控股”)与暴风集团属于不同的经营主体, 二者之间并无控制关系。

  暴风集团表示, 截至公告披露日,冯鑫并未?#24230;?#19978;市公司暴风集团的法定代表人,且依然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23548;?#25511;制人。

  2018年7月,当被问及?#24335;?#21387;力时,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表示,“把原有?#20999;?#22312;膨胀心态下的业务进行梳理,大量的减负和重组。暴风上市公司部分,已经下决心缩减到200人以内的?#28216;欏薄?/p>

  但与此同时,“暴风集团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三年时间,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冯鑫?#27492;?#31216;,相比同期上市的其他互联网公司,昆仑万维或者迅游,都在这三年内成功完成了融资和并?#28023;?#32780;暴风集团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完成。这直接导致了暴风集团上市后,最有价值的能力完全没有被释放。

  新京报首席记者 赵毅波 编辑 刘晓阳 校对 吴兴发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

新浪首页 新浪众测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黑龙江6+1